昨晚和咖喱饭一起去了Tamas Wells中国巡演的北京场。

高中时候第一次听Valder Fields时,浮现在脑海中的画面是骑着自行车穿行在旁边盛开着大片大片油菜花的小径上,阳光很好。

那个时候从来没想过,也许有一天会去现场听这个声音。

我们入场不算早,进去时台上正在暖场的是一个叫做曹槽的很有趣的歌手。说是前一天喝酒到凌晨三点(难道不是在看球→_→),嗓子哑的厉害,但唱起歌来声音仍很好听,说话也特别有意思。他说,如果大家觉得我唱的好听,那我就再唱一首,如果大家觉得我唱的不好听,欢迎去豆瓣和微博骂我,给我加点人气 :)我大概是笑点低加上心情好,觉得好萌...最后一首叫做《红灯记》的歌,歌词特别有意思,我对所有唱歌能让我不看字幕就知道歌词是什么的国人歌手都很有好感...然后tamas上场了。

一上来就唱了England Had a Queen。

这个男人笑着勾起嘴角的样子真的好天使//v//暖暖的发着光~声音这么小清新本人其实是个满脸胡茬但皱纹里都是温柔的治愈系大叔。

中文说得意外的标准,谢谢,朋友们你们好吗什么的,毫无压力用中文介绍了自己和乐队成员,不过后来没hold住还是说this is了哈哈哈。

tamas说,在墨尔本的时候,总能看到报道说北京的空气状况很糟糕,每个听说他要来中国巡演的人都对他说要当心,但他来了之后发现,北京的空气简直perfect,"I don't know what they're talking about."大家都好开心地喊yeah(真是要感谢北京这几天动天响的雷和大雨QvQ)

还说来之前听说北京交通也很糟糕,(中间是什么blabla没听懂),于是今天演唱会他们是从饭店走过来的orz...还特别可爱地指了饭店的方向,但后来又说好像指反了哈哈。还问观众们有没有从别的城市来北京的,有好多都是。

中间唱的大部分是比较悲伤的调调和新歌,我不知道名字...然后突然唱了Moonlight Shadow,后来还唱了The Crime At Edmond Lake全场一起l~i~g~h~t~的感觉特别赞。A Riddle的时候全场又一起口哨,tamas一直让together(可惜我不会吹sad),后来看到曹槽也上台了一起吹口哨,大家的声音一起,特别棒。

tamas说每次看到大家和他一起唱都觉得很紧张,因为他害怕他歌词记得还没有下面的观众们熟,哈哈哈好萌。中间tamas一会儿吉他伴奏一会儿键盘,弹琴的时候还说自己弹得不好,问下面有观众会弹琴吗。

从开场我和咖喱饭就一直在期待Valder Fields,估计好多观众也和我们一样,不过心里有数十有八九是要压轴的。当时才九点多的时候吧,tamas突然说,自己已经忘了facebook的账号,但是他曾经收到过一个中国男孩的消息,请tamas为他的女朋友唱一首歌。这个男生就从我们身边拉着女朋友走上台去了,然后两个人在台上拥抱什么的,不能回家抱去吗*&%#……(我嫉妒别理我)tamas问,有特别的歌想让我唱给她听吗,男生说valder fields。然后,就开始了。

后来又唱了一首,歌名忘记了,就结束了,大家喊安可,喊了一会儿他又回来,安可曲也不记得是哪首了原谅我吧...

结束后tamas下去休息了,鼓手和贝斯手还有工作人员们在整理器材,观众们有的走了,有的留下来签售。

-------------------------------------------------

第二次来这样小场的live了,感觉真的很好。

听说ETA也好,COF也好,也都是这样的小场,马上要去的CN的演唱会场地大得像有护城河......不知道是怎样的一种感觉,还是充满期待的。

这几天新社也在live,于是投稿也多了呢,B站新社live的视频,弹幕总在说,这样的现场,怎么都想去一次啊。

怎么都想去的,还有イトヲカシ的路上live。

无论用耳机听多少次,现场听到的感觉还是完全不一样;无论在画面上看了多少次,也还是想亲眼见到你们。

评论(8)
热度(2)

© 芝士边 | Powered by LOFTER